“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2020舉國合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涌現了許多秉持真理的人,不計利害為這片熱土付出的人,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仍拼力所為、不言放棄的人。

娛道文化傳媒以詩歌記錄時代脈搏,持光明之刃,以筆抗“疫”,匯聚有筋骨、有溫度、有情懷、有堅守的風骨錚錚的作品,致敬為眾人抱薪者,必為人民所銘記的中國英雄,致敬共克時艱、共度難關的共和國的脊梁。

文學史上,女性詩人的寫作風格常被歸為“婉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胸襟,今天的女性詩歌已表現出對時代的濃厚關照與擔當,她們能夠將自身置于廣闊的社會背景之中,重視國家民族興衰和人民疾苦,表達期望與悲憫。在眾志成城抗擊新冠疫情中,當代女詩人能在審視并加強自己與時代的血肉聯系中療治,也表現出創作的使命與責任。

「當代女詩人」娛道文化戰“疫”|中國當代女詩人戰疫情·詩歌篇

目 錄(排名不分先后):

無法說出的晚安(外一首)                       武   稚

天使席地而臥(外一首)                          秀   枝

庚子春記之一(二首)                             蘇雨景

隔離筆記(外一首)                                 秋   水

等一場雪狠狠地落(外一首)                    蔡崢嶸

午夜的班車(外一首)                              邵   悅

立春(外一首)                                       衣米妮子

第一個14天已過                                   張吉萍

致敬簽下“請戰書”的所有醫護人員(外一首)      ‍霜扣兒

武稚,現居安徽合肥。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學會會員。著有散文集《看見即熱愛》《心底的光》,詩集《我在尋找一種瓷》《在光里奔跑》《另一個城》。曾獲冰心散文獎、孫犁散文獎、魯藜詩歌獎、曹植詩歌獎及安徽文學獎、合肥市“十大讀書之星”等獎項。

《無法說出的晚安(外一首)

武稚

一隊、兩隊,

一撥、又一撥……

.

你從地上來,

他從天上來,

此刻,你們只有一個名字,

叫作前進、前進,或者逆行。

.

不顧一切地去,

不顧一切地愛,

與其說急切的需要,

不如說慨當以慷,接受召喚。

.

忘掉自己是個父親,忘掉自己是個母親,

忘掉自己是愛人、孩子,

就這樣像劍一樣地出鞘、出征,

此刻,你們只有一個身份,

那就是戰士!

.

凜然聳立,巍然屹立,

和燈盞一起穿過黑暗。

誰說和平年代沒有英雄,

倒下的是身軀,

偈語一般,燦爛銀河星漢。

.

想起坦然、泰然這個詞,

我怎么能夠坦然,

我怎么能夠泰然,

我的目光時時追逐著你,

奔騰、高漲、沸騰,依依不舍、牽掛,

是這幾天我的感覺。

.

想給你打個電話,

又恐有諸多的不便,

我想說些什么,

但是哪一句能夠擔得起我的叮囑、我的心愿,

唯有祈禱、祈禱,

等待、等待,

今夜,無法說出的晚安。

《它們站起來了,站到了高處

叫醒一個詞,火神,

叫醒另一個詞,雷神,

叫醒這兩個蟄伏在我們身邊久遠的人。

.

此刻,除了風聲、鳥鳴,

世界靜了下來,

所有的目光都盯著一個方向,

所有的耳朵都傾聽一個聲音。

.

我俯視著那里,

不,我除了仰望,還是仰望,

每一束折光,每一片亮光,

都是我的贊美,我的希望。

.

不再是遙不可及,不再是咫尺天涯,

這被鏡頭無限放大的場景,

我們可以用手去摸,

我們可以用心去貼。

.

我隱約聽到號子,

我隱約聽到戰鼓,

我感受到了急促的腳步,

我感受到了黨旗下的誓言。

.

不要說你們獨對空城、獨對曠野,

不要說你們獨對風裹雨挾,

那么多人把你們移栽到房間,

那么多兄弟啊,群星般把你們朝拜!

.

改一片天地,換一片天地,

火神山,雷神山,

它們站起來了,

它們己經站到了高處,

它們在萬物之中又超過了萬物,

我忽然感到,死亡

僅僅是個不敢剝開面紗的小丑……

秀枝,本名金秀芝,吉林通化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獲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與第五屆吉林文學獎等。

《天使席地而臥(外一首)

秀枝

流浪漢、乞討者、身無分文的遠行者

那些席地而臥的人

我看到貧窮、苦難和沉淪

.

看到他們身上沾滿塵土和沙子

生活的沙子,命運的沙子

甚至會將他們覆蓋,吞沒

.

而你是天使,是哪個男人的愛妻

哪位父親的掌上明珠,或者

哪個寶貝溫柔的母親?

.

你席地而臥,不不

哪里有席,明明是冰冷的地面

你需要用體溫來焐熱

.

你溫潤如玉的肌膚是否感覺到涼?

沒有被褥和枕頭,沒有熱水、淋浴

花朵綻放在寒冷的暗夜里

.

厚厚的防護服不能脫下,鞋、帽子全副武裝

保持戰士的姿勢

你將隨時爬起來,沖鋒陷陣

.

這是夜晚,還是白晝?是午夜還是凌晨?

你戰斗,不分晝夜

只有萬分疲憊時短暫的休憩

.

你的夢中,ICU是否還籠罩著凝重的氣息?

一個個無辜者被死神扼住脖頸

你一直拼命與之博弈,搶奪

.

天使啊!神的女兒,你信奉圣潔、良善與正直

秉承愛、智慧與付出

“每個人身邊一直有天使圍繞”

.

是的,我信。你們這些天使,無懼無畏

病毒猖獗的武漢及人類,千萬身染病魔的人

無懼,無畏......

《這只雄雞發燒了

我每天凝視的這只雄雞

正呈現深深淺淺的紅

這是發燒的顏色

幾天下來,幾十個部位由白變黃

再由黃變為橙,或紅,深紅

一步步傾向于血色

它的腹部燒得最重,那里病毒肆虐

而它的免疫力發出強烈抵抗

我聽到凄慘的吶喊聲,廝殺聲

我知道它是病了

我每天數次去看它,掰著手指計算時間

我知道,發燒需要過程

病,需要一步步醫治

而我依然焦急,心痛

我希望東海、南海和北部遼闊的大草原能幫上忙

希望它的西部能堅守住清涼

希望北風轉向及早報告春天的消息

它病得很重,很疼

我止不住悲傷

因為我也愛它,我也是它

數億孩子中的一個……

蘇雨景,現居山東濟南。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全國公安文聯理事,山東省作協簽約作家。

《庚子春記之一(二首)

蘇雨景

恐慌和焦慮的籠罩下

有的人眼中有填不滿的溝壑

有的人嘴里有說不盡的謊言

人們從來沒有像憎恨瘟疫一樣憎恨這一段黑暗

.

而作為飽嘗嚴寒的一類

他們用心中儲存的炭火

一步步逼退西風的刀斧,迎來春雷

人們從來沒有像敬拜英雄一樣敬拜這一群凡人

.

如今,166面被春風擦亮的湖泊

是碩大的明鏡,照見了災難的疼痛

也照見了人性的星光

人們從來沒有像熱愛生命一樣熱愛這樣的祖國

《庚子春記之二

真安靜啊,庚子年的春天

空蕩的街巷在參禪

寂寥的鴿群在轉山

大地的口罩是白色的生宣

剛剛拱出地面的小草

正用筆尖謄寫著消瘦的經文

.

真熱烈啊,庚子年的春天

那么多的身影在奔赴,在以命相搏

與隱身的惡魔爭奪大地的櫻花

那么多的生命在咬緊牙關

向寒冬亮出不屈的春潮

那么多顆心臟在以血和熱昭告著歷史——

愛,才是人類生生不息的宗教

.

記住這個春天吧,它是信仰的赴約

敬畏這個春天吧,它是生命的永恒

秋水,現居深圳、福州兩地。著有詩集《有時只是瞬間》。

《隔離筆記(外一首)

秋水

武漢沒有我相識的人

但我的漢字曾被那兒的詩人印成鉛字

暖陽般回到我身邊

.

他們是這次我隱約牽掛的人

似霧氣籠罩而來

一遍遍淋濕我的眼睛

令我溺水

.

他們說“這世上不存在簡單的生老病死,和愛恨情仇” ①

說“死亡面前,投降是被允許的” ②

說“他們在承擔種種重厄,而我在遠方……”③

.

可人們愛說“春天一定會來”

其實,春天一直都在,在杜鵑和玫瑰的枝頭

真相和隱喻的枝頭

靠近又推開

昨天,武漢也迫不及待傳來消息

櫻花已含苞待放

注:①詩人張執浩語;②詩人小引語;③詩人談驍語。以上三位詩人常居武漢。

《一個人

淚水浸透的春天

一支玫瑰,在水中向死而生

它擁有我渴望的全部個性

安靜、熱烈,隨心所欲不逾矩

.

葉芝說,“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只有一人愛你朝圣者的靈魂”

.

幾日前,一個向死而生的人離開了

胸前舉起的小小卡片

多像一闕新鮮的

墓志銘

蔡崢嶸,現居湖北十堰。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曾在《詩選刊》《星星》《詩歌月刊》《延河》《中國詩歌》《長江文藝》《文學報》《長江叢刊》《時代文學》等刊物發表作品。

《等一場雪狠狠地落(外一首)

蔡崢嶸

等一場雪

狠狠地落……

塞滿空蕩蕩的大街小巷

空蕩蕩的心

以及慌張的身影

病毒像一群流竄犯

故鄉那么遙遠

紅燈籠也無法掩飾正月的清冷

與空洞

北風凜凜

我在城市的中心聽見

河水的心跳

此刻

多么懷念庸俗的喧囂

黑蝙蝠躲在黑暗中邪魅的譏笑

我在等一場雪

狠狠地,狠狠地落

還大地處子之美

《較量

封城第七天

太陽格外好

各種消息,數據

在手機屏幕上飛舞

如一群黑蝙蝠從老墻縫

青瓦間

傾巢而出

街頭巷尾依然冷清

時間與病毒在較量

正義與邪惡在較量

美與丑在較量

生與死在較量

我握著一塊刻有蝙蝠的玉石

這溫潤的吉祥物

我仿佛聽見半明半暗的黃昏

一群黑色的精靈嘰嘰而歌

到底是誰傷害了誰

邵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煤礦作家協會副秘書長?!蛾柟狻冯s志編輯。著有詩文集《火焰里的山河》等8部,有多部(篇)作品入編《中國詩歌年選》與《中國優秀散文詩集》。曾獲全國煤礦文學“烏金獎”提名獎,《人民文學》《詩刊》《綠風》等詩歌征文獎。

《午夜的班車(外一首)

邵悅

二月的夜晚,武漢城里城外

風雨交集,寒雪交集,悲痛交集

雷公把天空霹開一道傷口

閃電,送來四面八方的馳援

——九州通衢,黃鶴同鳴

午夜的班車載著我們,和顫抖的寂靜

急速駛向武漢大學人民醫院

濺起的雨水,與雪花,與風寒

盡情相互傾訴,它們都沒有戴口罩

.

雨夾雪,打在玻璃窗上

也打在我的心上

緊一陣,緩一陣,痛一陣

雨刷器,擺動左右的茫然

車內出奇的寂靜,似乎能聽到

我心里的惦念,沒錯

我一直惦記那個重癥病人

用他35歲的壯年,能否打得過

無影無蹤的病毒?用最高端的

治療技術,加上我嫻熟的護理技術

能否等于他闖過這道難關?

.

寸步不離。我守他的病床邊

像堅守一座戰斗堡壘,密切監測

仔細觀察,及時吸痰,翻身……

都是射向敵人的一枚枚子彈

我與看不見的病魔持續廝殺6小時

沒吃飯,沒喝水,沒停歇一秒鐘

.

戰友來接班了

我脫下厚重的密不透風的戰袍

脫不下濕淋淋的使命

摘下口罩、護目鏡,摘不下廝殺

的痕跡,換掉一次性的防護物

換不掉沉重的悲天憫人情懷

.

坐在返回臨時駐地的班車上

我默默叮囑自己——要多吃飯

期盼五谷之心,大地之源

將我的洪荒之力,變得拔山蓋世

把下一個6小時的戰斗

打得更漂亮一些

《蹲下時,霧氣就會上升

在重癥監護病房

我不怕零距離接觸

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

不怕握住他們熱得發燙的手

不怕給他們輸液、采血樣、吸痰

也不怕他們噴射出來的嘔吐物

.

最怕幫他們收拾大小便時

蹲下身體——

剛一蹲下,密不透風的戰袍里

包裹的熱氣,就迅速上升

直撲近視鏡、防護鏡、防護面罩

水蒸氣,汗水和體溫升華的產物

多想從這明亮的窗口沖出去

.

它們的沖動被玻璃擋了回來

附在透明的內側,看著外側的世界

流下一行一行的淚珠

它們流淚,模糊的是我的視線

我無法拭去躲藏鏡片內側的淚水

努力用敏銳的目光,穿透

濕漉漉的悲傷

完成一次又一次高難的挑戰

衣米妮子,現居遼寧沈陽。著有詩集《時光中靜坐》。

《立春

衣米妮子

如此漫長的冬天

如此寒冷的冬天

.

萬物失去白晝和黑夜

我在萬物之中

.

梅花悄悄地開了

鳥兒要飛到哪里去呢

.

沒有一塊干凈的天空

可以容得下人類的悲傷和恐懼

.

大地沉睡,仿佛一座孤島

只有海浪和潮汐

在告別一場風暴的不幸

《入睡之前 為雨水寫一首詩

萬物沉默

一個詞從雪中迫切地打開

.

春天像一個迷路的人

等待雷聲出現

.

等待一團火

點燃黑色的大霧

.

等待喜歡的人

從孤島上走出來

.

等待大地覺醒

雨水帶來蓬勃的消息

張吉萍,吉林省作家協會會員,吉林省新詩學會理事。作品散見于《散文詩》《法治》《北斗詩刊》《春風文藝》《長春日報》等多種報刊。有作品入編中國百年新人新詩精選《現代詩歌精品選粹》《中國散文詩精品閱讀》《世界華文散文詩年選》等。

《第一個14天已過

張吉萍

第一個14天已過

想起那些包裹在防護服里的偉岸身軀

我所有的頌詞都那么做作

.

呻吟著,哭泣著

遞增的數字里誰的靈魂在訴說

病毒還在狂笑

我們還有什么理由

放任自己的出行

.

苦難的日子

有些人一直聚少離多

苦難的日子

恨我的文字不能化成利劍

斬妖除魔

.

吹哨子的人走了

那么多歌者為他吊唁

別在爭論什么真相與謊言

難道我們只剩下吶喊

.

還需多少情感

綠植那些發燒的地理

安撫不住的痛

喊出又豈能減輕

.

14天過去了

那掉以輕心的螻蟻

別再潰了嚴防死守的長堤

我沒有口罩

只好捂住嘴巴

趴在玻璃窗前等待春風解凍

.

白楊擎起綠色的旗幟

杏林傳來凱旋的鐘聲

霧霾散盡山河依舊

那時

我們都是英雄

霜扣兒,黑龍江人。百年散文詩大系《云錦人生》卷主編。著有詩集《你看那落日》《我們都將重逢在遺忘的路上》,散文詩集《虐心時在天堂》及與他人合集的散文詩集《錦瑟十疊》等。

《致敬簽下“請戰書”的所有醫護人員(外一首)

‍——除了這蒼白淺顯的詩歌,我還能送給你什么

霜扣兒

簽下了,就承諾了

承諾了,就放棄了——

放棄假期里的安逸

安逸里的健康,健康里的團圓

團圓里的美酒,美酒里如夢如歌的生活

生活里如夢如歌的一切

.

拇指按下的手印,是一個生命替靈魂在世上

留下的血樣,深深一按,一朵醫者仁心的花就開了

在病毒肆虐之時,這顏色如此怵目驚心

從家,到醫院,從外省,到武漢

從患者求助的目光,到親人一閃再閃的淚光

這一簽下啊,剛才的自由就遠了

守護的責任就綁上了

這一簽下啊,回家的路就可能落在天涯

這一簽下啊,這一生的光就綻開了

.

光芒中,誰微笑著推開高尚與無私的形容

靜靜地彈了彈一身朝陽或一身星光

光芒中誰對自己的名字鄭重凝視

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甚至五十幾歲

這些數字背著一身酸甜苦辣

等著悲歡交集地延續

或者,悲歡交集地停止

誰在光芒中,再次,微微笑了笑

關上家門,冬雨淋漓,街燈閃爍

大義這個詞作為我詩歌中的一把傘,遠遠的

罩上她們和他們的身影

.

走了,走吧

戴上口罩和護目鏡,穿上防護服

走向看不清荊棘但血痕密布的隔離區

走了,走吧

跟親人說一聲放心,聽親人說一聲保重

一扇心門由良知打開,一扉醫門由職責關上

一個崗位從工作通向戰場,一群人

將自己的血肉之軀,投放在病毒的利爪中

.

寫到這里,我不能不打住

我知我淺顯的詩歌除了多余的淚水

沒有一絲扺御之力,哪怕是以敬仰的名義

《致敬所有留守與奔赴武漢的醫護人員》

‍ —— 除了這蒼白淺顯的詩歌,我還能送給你什么

走向醫院前,你回回頭

向身邊的一切微笑著堅定地,揮揮手

.

你是父親,兒子,哥哥,弟弟

你是母親,女兒,姐姐,妹妹

你向所有親人揮揮手,微笑著說一句

若有戰,召必回

.

聽不到號角,但戰斗已經打響

看不到流血,但生命的大難已經到了

你們從四面八方走來                  

你的身后,也許是一條家鄉的馬路

也許是從遠方駛來的列車

也許是一架從高空降落的飛機

這些也許的詞語后,站著你們的父親,兒子,哥哥,弟弟

母親,女兒,姐姐,妹妹

這些親人的詞語上,含著他們擔憂的身影

及送你遠行時一再地叮囑,及不能放聲的低泣

.

你向醫院走去

你的時間交給了厚重的防護服與夜以繼日地忙碌

你的命,交給了一個與健康近在咫尺

又幾乎遠過天涯的隔離區

.

這個時候,我相信你沒有精力

去想象殘忍捕殺野味之人獲利后的笑臉

及那些餐桌上推杯換盞的歡聲

沒有時間去思索要以怎樣的法則

來判定人類與動物之間的失衡之罪

甚至不可能分出一秒,尋找一些大詞

來概括你的存在,與社會,人民,及祖國是怎樣的關系

.

你只是義無反顧地去了

沿著崗位與職責這條簡約的路線

推開除夕之夜的團圓飯,從全國各地

奔向疫區,離開老母親與小兒女

走過空蕩蕩的街巷,走向需要你救治的生命

.

這個時候,我相信你的心里也有惶恐與委屈

你的身體也會因疲憊而想好好睡一會

你的情緒也會因緊張,而精神恍惚

但是你去了,并堅持著守在那里

你的血肉之軀以天使的名義,在生死的關口上迎風佇立

任汗與血交加,匯合出一個大寫的“人”字

.

寫到這里,我倍覺文字蒼白

然而除了這淺顯的詩歌,我還能送給你什么

我總不能因表達不盡,而羞于發聲

總不能因痕跡太淺,而不尊重自己的良心

娛道文化傳媒“舉國合力 抗擊疫魔”主題詩歌全國征文編輯部

免責聲明:
1.本站平臺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信息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及交易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信息如有侵權請將此鏈接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本站將及時處理并回復。

熱圖點擊

西甲皇马惨败 浙江省2004体彩6+1 20选8开奖查询结果 江西多乐彩出号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官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 长沙麻将六六顺是什么牌型 陕西11选5中奖规则 尚天国际棋牌下载 意甲联赛赛程表18-19 新疆体育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