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湖北省衛健委發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情況通報中提到,根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近期湖北省對既往的疑似病例開展了排查并對診斷結果進行了訂正,對新就診患者按照新的診斷分類進行診斷。為與全國其他省份對外發布的病例診斷分類一致,從今天起,湖北省將臨床診斷病例數納入確診病例數進行公布。

據通報,2020年2月12日0時-24時,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臨床診斷病例13332例)。

很多人可能要問,“臨床診斷病例”是什么?

什么是臨床診斷病例?

央視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央指導組專家、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

童朝暉:我們在看病診斷肺炎時,能夠拿得到的病原學,也就百分之二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七八十要靠臨床診斷。從臨床思維和臨床醫生的臨床路徑角度來說,增加臨床病例的診斷,有益于臨床醫生對疾病多一個判斷。

前一段時間我們主要是靠核酸來進行確診病例。實際上按照我們臨床診斷的標準,是有一大部分疑似病例的。

在臨床工作中,我們從這幾個方面綜合診斷:第一,如果病人在湖北或者在武漢地區,那肯定是已經有流行病學史了;第二是發熱、呼吸道咳嗽、憋氣的癥狀,這是臨床癥狀;第三是臨床有體征,查體檢查;第四個是CT影像。比如說我們常見的肺炎鏈球菌肺炎,實際上能拿到陽性的比例以及培養的比例也就百分之二三十,大部分是靠臨床醫生來對臨床病例下一個臨床診斷。

核酸檢測和CT影像有什么區別?

童朝暉:經常會有人討論,化驗重要還是CT影像重要。很多放射科的專家也強調CT影像的重要性,實際上在臨床工作中我們都是要有依據的。病人的病史、癥狀體征、臨床化驗、CT,都要分析,所以說這些對臨床醫生來講都不可缺少,需要做綜合判斷,綜合分析。

我們不能強調核酸的重要性,也不能強調CT的重要性。我們臨床醫生要會分析核酸相關的化驗,對CT影像也要會分析、會看、會讀。作為一個呼吸科醫生,一個臨床危重癥醫生,我們要仔細地去詢問病史,發現臨床的蛛絲馬跡,通過臨床的查體手段,還有先進的檢驗技術。其實讀CT影像,既是放射科醫生的看家本領,也是臨床醫生的看家本領。做疾病綜合診斷的時候,化驗和CT影像,我們要綜合分析,不能強調某一個的重要性。

為什么要增加“臨床診斷病例”

長江日報記者采訪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藥衛生管理學院院長馮占春教授時,其介紹道,新冠肺炎是一種新發傳染病,對疾病的認識還在不斷深化,其診斷標準和治療方案也在不斷完善當中。

由于核酸試劑盒供應及檢測能力受限,且一定比例的新冠肺炎患者存在核酸檢測陰性的情況,不少一線醫生呼吁把CT影像學特征作為確診的標準,以加快患者的確診速度,盡快將確診患者收治入院規范治療。

國家正是考慮了湖北和武漢的實際,在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第五版增加了臨床診斷病例,對疑似病例中具有明顯的肺炎影像學特征的作為臨床診斷病例,立即進行隔離治療。

馮占春認為,將臨床診斷病例單列出來盡早隔離治療,只是加快了患者規范治療的速度,對控制整個疫情發展是有利的。

臨床診斷病例等同確診治療

長江日報記者從武漢市衛健委獲悉,臨床診斷病例治療方案等同于確診患者的治療方案。

按照第五版診療方案,各級各類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發現疑似病例和臨床診斷病例后,應該立即進行隔離治療,疑似病例和臨床診斷病例要單間隔離,對疑似病例和臨床診斷病例要盡快采集標本進行病原學檢查。

按照省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的要求,疑似患者集中隔離,無法明確排除新冠肺炎的發熱患者、疑似患者等在集中隔離點集中隔離、治療觀察。而定點醫院目前搶救重癥、危重癥患者和疑似危重癥患者。

根據這一要求,臨床診斷病例應該先去集中隔離點;如果確診為輕癥,應去“方艙醫院”;達到重癥或危重癥就應去定點醫院。

2.webp

責任編輯:鄭曉涵

熱圖點擊

西甲皇马惨败